+ - 閱讀記錄
    大家想必都很納悶,我為什么煉丹那么久,才勉強的煉制出來四道丹暈的七品丹藥吧?”

    “或許大家以為我白元煥的煉丹之術沒有丹輕飏厲害,所以用了比他多了至少半天的時間,才把一枚七品丹藥給煉制出來,大家是不是這個心思?”白起看向周圍數萬人,笑吟吟的問。

    白起沒有理會一旁丹輕飏的勃然大怒,瞪著兩只虎眼,像是要把他吃掉一樣。

    他全然不管丹輕飏的態度,而是望向周圍的這些人,問著他們。

    那些本來要離開的人,也都停下腳步來,聽著白起的話。

    周圍的人沒有回答白起,但是他們的確這么想的。

    白起見到他們的臉色透著好奇和茫然,很顯然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說什么。

    既然如此,自己就讓他們見識一下,小八品的丹藥!

    “既然大家都有這個疑問的話,那我就負責給你們解答一下,真正的事實是什么。”

    “其實很簡單,我煉制的根本就不是七品丹藥,而是小八品丹藥。”白起站在圣臺之上,望著下方人頭攢動的數萬人,語氣很平淡的說著。

    可白起的話音一落,無數人都驚駭的發出呼聲,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震撼之色,有一種無法相信白起的話。

    小八品丹藥?他們只要是不傻,都知道是什么意思,那就意味著超越了七品丹藥的范疇,卻又沒有達到八品的地步,被稱之為小八品丹藥。

    如果白起煉制的是小八品丹藥的話,那么之前白起的堅持是完全有必要的,只要他煉制成功的話,失敗者到底是誰?又到底是誰不要在乎輸贏?答案就顯然易見了。

    丹輕飏只覺得自己腦子嗡的一聲,思考能力迅速降低了,他瞪著雙眸看著白起,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這絕對不可能!

    整個丹門之中,就連他父親都只能夠煉制出來小八品的丹藥,就已經被稱之為天武世界如今最厲害的煉丹師了,而他被稱之為最年輕的丹門之主。

    然而現在白元煥要是煉制出來小八品丹藥的話,豈不是說他的實力早就超越他了?成為了和他父親一個級別的煉丹大師?這怎么可能?這簡直不可能!

    “白元煥,你不要胡說八道,小八品丹藥,豈能是你這么年輕煉制出來的?”丹輕飏徹底急眼了,這一次和以前可不一樣,他沒有任何矜持的必要了,一旦讓白起踩著他的肩膀竄上去,那就是對他的極大侮辱,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哦?我為什么要胡說八道?這對我有什么好處嗎?”

    “因為你這么說,最終勝利的就是你了,而不是我!”丹輕飏滿臉通紅的瞪著白起,然后有些蹩腳的怒喝出聲,瞪著白起。

    聞言,白起的臉上露出戲虐的笑容來,反笑一聲便道:“哎喲我的丹師兄,輸贏無所謂啊,這可是你之前告訴我的話,怎么轉眼間就忘了?”

    “難不成之前你對我說的那么多話,只是想要打擊我煉丹的決心和信心嗎?而不是教導我?”

    “哇,如果是這樣的話,丹師兄你的心機可是真的深沉啊,想要打擊我的自信心,從而突出你偉岸高大的形象嗎?”白起連連幾句話,問的丹輕飏啞口無言,想要反駁白起,卻又不知道從哪里反駁,憋的心里極為難受。

    周圍的聰明人很多,經過白起的一番說明之后,他們忽然想到,上午的時候丹輕飏在白起煉丹的關鍵時刻,說的那么多大義凌然的話,可能真的是為了打擊白起自信心的,而根本就不是安慰。

    明白了這個道理之后,周圍很多人看向丹輕飏的面色可就變了樣子,再也沒有之前的尊敬有加,逐漸變成了鄙夷甚至是鄙棄。

    沒想到所謂堂堂正正贏得比賽的丹輕飏,竟然也會用這種小動作,小陰謀來獲勝。

    “白元煥,你不要偏離話題!”

    “我現在問你,你的丹藥是小八品,可有什么證據嗎?”丹輕飏怒吼咆哮,他被白起的連連幾句反唇相譏,給弄的沒有半點的君子氣度,倒像是一個潑婦一樣,對著白起連連怒吼。

    而白起反倒是表現的從容不迫,強者氣度十足。

    “師兄是煉丹世家,難道不知道小八品的特點嗎?”白起不漏痕跡的,又再一次羞辱了丹輕飏,甚至這一次連丹門都捎帶上了。

    丹輕飏如果不會辨認小八品丹藥的話,可就真的鬧出笑話了。

    “我,我當然會辨別,可你的丹藥明顯就是七品,而且連五道丹暈都沒有,這說明一切,你還需要辯解什么!”丹輕飏滿臉通紅的怒吼咆哮,明顯是徹底被白起給激怒了。

    白起玩味一笑,望著丹輕飏急赤白臉的樣子,心里越發的痛快。

    “那也簡單,如果你辨別不出來的話,只要找一個窮兇極惡的死囚犯,讓他吃掉我的金毒丹,然后吃掉你的金圣丹,如果你的金圣丹與我是同一個品級的話,應該可以救活他,可如果他沒有救活,那…”白起玩味的冷笑著,話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已經明白其中意思了。

    丹輕飏聽到白起這話之后,卻被嚇的一個激靈,因為他漸漸的意識到白起從一開始就可能規劃好了這一切,他的目的也許就是這樣,用這個實驗,來讓他的名氣達到頂峰,順便將他狠狠的踩下去。

    想明白這個道理之后,丹輕飏迅速調整呼吸,逐漸恢復理智。

    “不了,毒藥本身就比解藥犀利,就算無法救回來,也不代表你的品級更高。”丹輕飏開始耍賴充愣,用這種辦法搪塞白起的建議。

    而且只要他不接受的話,白起又有什么辦法?

    可他的話,已經讓很多人意識到了丹輕飏是害怕了,否則他不害怕的話,為什么不敢做實驗那?

    “哦既然這個辦法不行的話,那我還有下一個辦法的。”

    白起豈能不知道這個丹輕飏想要蒙混過關那?可是他豈能讓他隨心所愿?反正自己驗證小八品丹藥的辦法有很多。

    丹輕飏聽著白起這句話,心里又是一顫,他好不容易裝傻充愣的方式躲避一次驗證機會,白起這話明顯是不想讓他好過了,要讓他徹底丟臉才可以。

    “白元煥,你想清楚了,得罪我和丹門的后果!!”丹輕飏狠狠的瞪著眼眸,雙眼都泛著血絲,渾身殺機凌冽,他用神識警告白起。

    除了白起之外,其他人都聽不到白起說了什么話,但白起就算聽到他的傳音,也沒有什么可怕的。

    丹門強大自然知道,丹輕飏身為瓊級初期,實力強大,這一點白起也很明白,可是白起卻并不會屈服他的威嚴之下。

    “大家都知道,丹藥達到八品之后就已經可以成為精靈了,九品的丹藥更是可以幻化人形,成為一方強者,有可能你看的很多強者,都有可能是丹藥變的。”

    “那么小八品的丹藥當然還沒有變成精靈的資格,可已經有很多預兆和苗頭了,比如喊他的名字,他就會自己有反應。”

    “接下來我就讓大家看一看,大飽眼福,小八品丹藥的表現如何。”白起戲虐一笑,然后將手中的金毒丹放到瓶子里面,將瓶子放在對面的桌子上。

    眾人都屏住呼吸,不敢有一絲一毫眨眼的時間,生怕錯過什么精彩的瞬間。

    “金毒丹,過來!”白起喊出聲,然后朝著瓶子勾了勾手指,這一刻的白起沒有動用任何靈氣和神識的,那些瓊級初期的大佬們可以見證,白起的確沒有耍什么手段,是真的就用言語呼喚丹藥。

    這一刻就像是時空凝固下去一樣,白起的喊話讓氣氛凝固,但是丹藥瓶子里面也沒有反應。

    丹輕飏見此,忍不住急忙冷笑出聲:“呵呵,愚不可及,看來你的小八品丹藥…”

    可丹輕飏話沒說完,變化就出現了。

    咔的一聲清脆聲響之下,丹藥瓶子忽然動了一下,跳動起來。

    “過來,金毒丹。”白起又喊了一聲,又看到裝著丹藥的丹瓶繼續跳動著,不斷的朝著白起靠近。

    隨著白起的連連喊著金毒丹,這藥瓶子逐漸的朝著白起跳了過來。

    不出半分鐘,丹瓶又出現在白起的手中了。

    這一刻,全場死寂,皆被石化。

    “神乎其技啊,神乎其技!”

    “白大師的煉丹造詣,竟然達到這種地步了嗎?”

    “對比丹輕飏,白大師更勝一籌啊,不,兩籌啊。”

    “我這輩子能夠見到這樣一幕,死而無憾了。”

    緩緩的,周圍數萬人,都在感慨著,他們表現的并沒有那么激動,卻是雙眼都含著熱淚。

    煉丹原來也有這樣神秘的一幕,真讓他們大開眼界。

    “金圣丹,過來?”白起玩味朝著金圣丹勾了勾手指,可是等了幾分鐘都沒有看到金圣丹動彈絲毫。

    這就說明,丹輕飏所煉制的金圣丹,的確只是七品罷了,哪怕他擁有悟五道丹暈,也毫無意義。

    丹輕飏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尤其周圍這些人,望向他的時候透著譏諷戲虐,更讓他感受到,飛的越高,摔的越慘的道理。

    群眾可以把你捧起來,也可以把你摔死。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