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浮現出一個人形的灰色霧氣,面目和他一模一樣。

        啊啊啊!

        數百根金針憑空出現,插入血魔的靈魂上。

        尤其是他的腦袋,至少分到了一百根,密密麻麻的,幾乎沒有留下空隙。

        劇烈的精神波動來回傳遞,全是血魔痛苦不已的慘叫,仿佛正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

        ……馬上修改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浮現出一個人形的灰色霧氣,面目和他一模一樣。

        啊啊啊!

        數百根金針憑空出現,插入血魔的靈魂上。

        尤其是他的腦袋,至少分到了一百根,密密麻麻的,幾乎沒有留下空隙。

        劇烈的精神波動來回傳遞,全是血魔痛苦不已的慘叫,仿佛正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浮現出一個人形的灰色霧氣,面目和他一模一樣。

        啊啊啊!

        數百根金針憑空出現,插入血魔的靈魂上。

        尤其是他的腦袋,至少分到了一百根,密密麻麻的,幾乎沒有留下空隙。

        劇烈的精神波動來回傳遞,全是血魔痛苦不已的慘叫,仿佛正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浮現出一個人形的灰色霧氣,面目和他一模一樣。

        啊啊啊!

        數百根金針憑空出現,插入血魔的靈魂上。

        尤其是他的腦袋,至少分到了一百根,密密麻麻的,幾乎沒有留下空隙。

        劇烈的精神波動來回傳遞,全是血魔痛苦不已的慘叫,仿佛正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浮現出一個人形的灰色霧氣,面目和他一模一樣。

        啊啊啊!

        數百根金針憑空出現,插入血魔的靈魂上。

        尤其是他的腦袋,至少分到了一百根,密密麻麻的,幾乎沒有留下空隙。

        劇烈的精神波動來回傳遞,全是血魔痛苦不已的慘叫,仿佛正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浮現出一個人形的灰色霧氣,面目和他一模一樣。

        啊啊啊!

        數百根金針憑空出現,插入血魔的靈魂上。

        尤其是他的腦袋,至少分到了一百根,密密麻麻的,幾乎沒有留下空隙。

        劇烈的精神波動來回傳遞,全是血魔痛苦不已的慘叫,仿佛正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浮現出一個人形的灰色霧氣,面目和他一模一樣。

        啊啊啊!

        數百根金針憑空出現,插入血魔的靈魂上。

        尤其是他的腦袋,至少分到了一百根,密密麻麻的,幾乎沒有留下空隙。

        劇烈的精神波動來回傳遞,全是血魔痛苦不已的慘叫,仿佛正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

        “你很自信?”

        李修文心中一怒,最看不得這種裝逼了,尤其在他面前,老子可不是你打臉的背景板啊。

        他也相信,血魔對于身軀上的拷問抗性很高,像接受過反拷問的各國特工那樣,忍耐力很強。

        不過血魔似乎忘了,拷問除了在身體上施展,還可以在靈魂上使用。

        一萬信仰力快速燃燒,化作一股奇特的能量作用在血魔身上。

        血魔那血水般的軀體上方,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