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極品妖孽強兵第一卷第919章極致感受?!非凡之旅?!“我想問的是,杜卡博士是否在你這里留下過什么東西,讓你幫其保管?!”

    麥克森眉頭一挑,突然問道。

    “沒有。”

    秋雅雖然不太懂,但是也知道麥克森指的是記憶數據之類的東西。

    她與杜卡博士雖然關系良好,但是卻也沒有到讓杜卡愿意托付身家的地步。

    見到秋雅神色不似作偽,麥克森點了點頭。

    當然,他也只是抱著僥幸的心理試探著問問,心中其實沒啥希望的。

    畢竟如果秋雅真的藏著什么東西的話,鷹國高層恐怕就已經先一步找上門來,根本輪不到他的。

    “這幫鷹國佬也真的忍啊,將杜卡博士的所有隱藏地點全都找到之后,才最終動手,這下……恐怕半機械人的秘密,就要落到他們的手中了……”

    麥克森的心中有些沉重的想到。

    天地異變之前,盡可能多的掌握各種強大資源,才是在未來能夠掌握主動的前提。

    而像杜卡博士這種是先驅者的存在,自然也是各大勢力以及政府的追逐對象。

    只不過,每個人用的方法不同罷了。

    “對了,我師父沒有來嗎?!我記得他好像就在鷹國吧,似乎還上了報紙,被人給通緝呢!”

    麥克森突然這樣問道,讓秋雅一愣。

    她還在思考麥克森口中的師父是誰,不過當其聽到后面的話后,立刻反應了過來,原來指的是陳風啊。

    不過,對于師父之言,她也根本沒當真,畢竟當初在騰龍山莊發生的經過她也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

    她心中很清楚,麥克森之所以不惜自降身份討好陳風,自然不是真的愿意屈尊,而只是想將陳風拉入到暗盟的陣營當中。

    其實,秋雅原本也對暗盟這個強大的勢力趨之若鶩,但是現在見到杜卡博士的凄慘下場之后,卻是突然有些心灰意冷,不再那么迫切想要加入了。

    “他來鷹國了嗎,我并沒有見過……”

    秋雅撒了個謊,倒不是不待見陳風,而是……下意識的想要幫陳風隱藏蹤跡。

    當這種想法生出的一剎那,就連秋雅自己都忍不住一愣。

    話一出口,更是捂嘴驚呼了一下。

    “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麥克森立刻將陳風拋在了腦后,以為秋雅想起了關于杜卡博士的重要事情。

    可是,當看到秋雅露出歉意之色搖了搖頭之后,立刻大失所望。

    兩人一時間都不說話,氣氛頓時有些詭異。

    就在這時,麥克森突然眼睛一亮,腦中劃過一道閃電。

    “對了!”

    “有一件事我始終有些奇怪,那就是為什么鷹國高層要通緝陳風……”

    “剛才被你的驚叫聲嚇了一跳之后,我突然有了一個天大的腦洞……那就是,會不會是杜卡博士的事情,陳風有參與到其中……”

    “畢竟,兩者之間的時間線,可是重合在一起的啊!”麥克森眼中露出熊熊之火。

    秋雅聽到這話,臉色一僵。

    難道這就是叫做,被我嚇出來的腦洞嗎……

    “咳,應該不會吧,杜卡博士這個人脾氣十分古怪,一般不待見生人的……”秋雅立刻說道。

    麥克森卻是搖了搖頭,臉上重新露出希望的光彩,接著,便打通了陳風的電話。

    “嘿嘿,我問問他不就知道了嗎……說起來,我還要感謝那個叫做楊雪的小美女,若是沒有她幫我說情,我可是沒有機會得到陳風的電話……”

    麥克森自言自語的笑著,接著就看著手機,靜靜等待。

    他也沒有防備秋雅,畢竟有林雨桐的存在,秋雅算起來也不是陳風的外人。

    至少在麥克森想來,秋雅的關系至少要比自己和陳風好上一點的。

    待會說話的時候,說不定還要扯上林雨桐或者秋雅,才能讓陳風開口的。

    ……

    飛機上,陳風和魅魔并排坐在一起,兩人坐的都是經濟艙,偽裝成了普通華夏男女的模樣,一點都不引人矚目。

    不過,就在這時,鈴鈴鈴鈴的聲音從陳風身上響起,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視線。

    甚至還有睡著的人被吵醒,向陳風頭來不滿威脅的眼神。

    更有甚者,直接投訴了。

    看著空姐快步走了過來,陳風心中真的差點罵娘了。

    你妹的,剛才一個老外的小孩兒大吵大鬧沒人管不說,甚至后面還有將腳丫子放在了自己的座位靠背。

    要不是魅魔暗暗告誡自己不要多生事端,引起他人的注意,陳風早就忍不住了。

    沒想到自己啥也沒干,只是電話響起來一兩聲,這群人就他娘的造反了。

    好像只有他們能夠無法無天,自己只要敢表現出稍稍的不滿,就是天大的過錯一般。

    “你好先生,請您將身上響起的聲音關掉好嗎,您打擾到他人了!”空姐的笑容很冷。

    陳風扯了扯嘴角,將身上的聯絡器拿了出來。

    以前陳風的手機看上去還是很高端的,但是在鷹國卻是被他給捏碎了。

    所以此時此刻,他只有這么個形狀看上去是手機的聯絡器用。

    雖然這東西其貌不揚,但是功能卻是極為強大,不知道超出了市面上的手機多少倍。

    不過,外人自然是不懂的,甚至當有人看到陳風的手機之后,立刻嗤笑出聲。

    鈴鈴鈴鈴!

    聯絡器依舊固執的響起,對周圍的一切都視若不見。

    “咋地,飛機上不是讓打電話嗎?!”陳風扣了扣鼻子反問。

    “啊?!”

    空姐反倒愣了。

    沒錯,國際上的大多航班都開啟了空中通話業務,就是讓你在飛行的過程打中打電話。

    但是說起來,在萬米高空當中,能夠打電話的除了衛星手機能夠辦到之外,其他的手機基本上都沒有信號。

    “那請您證明這的確是來電,而不是鬧鈴!”空姐有些生氣的說道。

    “呵,我怎么證明!?”

    陳風不屑一笑。

    空姐立刻報以鄙夷,剛要說話,卻見陳風將這個造型老舊的手機遞了過來,示意讓她接通。

    “咋地,你不會用啊?!”

    “陳風,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你根本不可能找到我啊?!而且還這么快?!”

    福山雅人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剛剛到達小島,陳風竟然就出現了,這怎么可能?!

    “哼,我是跟著飛機過來的,你想要從我的手心里逃走,簡直就是癡心妄想!”陳風不屑說道。

    “跟著飛機過來的?!”福山雅人滿臉疑惑。

    “飛機上面!”陳風用手指了指天。

    “什么?!”

    福山雅人聞聽此言,臉色簡直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陳風,我跟你沒什么仇怨吧,你為何寧愿吃這么大的苦頭,也不放過我?!”福山雅人臉色難看無比,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陳風為何要如此拼命。

    “哼,你難道不知道一句話嗎,叫做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陳風冷冷說道。

    “該死!”

    福山雅人又氣又怒,接著便扣動了扳機,想要將陳風射殺當場。

    砰!

    只聽一聲槍響過后,陳風站在原地毫發未傷,但是福山雅人卻是捂著手腕大叫,而手槍也飛到了一邊。

    原來,在福山雅人手指微動,準備扣動扳機的一瞬間,陳風就快速的沖了過去,一腳將福山雅人的手腕踢斷。

    “福山雅人,這種小把戲就不要拿出來惹我發笑了,你還是放棄掙扎吧,放心,我不會立刻殺掉你,你還能活一個小時左右!”陳風活動了一下手指,臉上的表情讓福山雅人如墜地獄。

    “你什么意思?!”福山雅人驚恐吼道。

    “呵呵,張元落得那么凄慘的下場,我自然不會讓你輕易死去,正好有些殺人手法我好久沒有練習,就用你當試驗品吧!”

    “你的死亡,應該能夠震懾宵小,讓他們知道我華夏可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任何人在這里胡作非為,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以牙還牙,十倍奉還!!”

    陳風說完,就大步的向福山雅人走去,臉色陰森的讓福山雅人不寒而栗,頭皮發麻。

    “陳風住手!你一個月能賺多少錢,你告訴我,我給你一百倍!!你放過我好不好!”福山雅人嚇得腿間濕成了一片,連連求饒。

    “一百倍?!”

    陳風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道:“呵呵,好,既然你要求了,我就把你變成一百份吧。”

    “壓脈帶!!”福山雅人瘋狂大叫。

    陳風冷笑一聲,抽出追魂劍,接著就要動手。

    可是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個極為詭異的聲音。

    “大膽,還不快快住手!”

    這聲音由遠及近,仿佛音浪一般竟然直接射入陳風的鼓膜,讓陳風的身形不禁踉蹌了一下。

    陳風臉色大變,僅憑聲音就能有如此威力,來者該有多么強大?!

    “九皇子,救我!!”

    福山雅人聽到聲音后則立刻露出狂喜之色,并對著遠處大喊。

    “可惡!沒辦法,只能便宜你了!”

    陳風咬了咬牙,立刻將追魂劍狠狠的插入了福山雅人的心臟中。

    噗!

    福山雅人立刻大口吐血,雙手死死的抓住陳風的衣服,臉上的憤怒不甘以及絕望仿佛要化成了實質。

    “陳……風……我……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啊!!”

    福山雅人臨死前用最后的力氣大喊了一句,接著,便仰頭栽倒,死不瞑目!

    “呸!”

    陳風將福山雅人的尸體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咦,這是?!”

    陳風突然發現福山雅人的衣服中,露出了一角透明薄布,抽出來一看,赫然是一張人皮面具。

    陳風沒時間細看,將人皮面具收好之后,就如臨大敵的轉過身來,看向前方。

    這一看之下,陳風立刻身體大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只見在幾百米的海面之上,正有一葉扁舟緩緩劃來,舟上有三人,分別為一名年輕男子,以及一名容貌頗為清秀的女子。

    最后一位,則是一名身穿蓑笠的佝僂身影,看不清模樣,但是觀其身形,應該是名老者。

    而此刻劃槳的,正是這名老者。

    “竟然在幾百米外就能用聲音震懾于我,那實力該有多么強大,不過剛才說話的,莫非是那名年輕男子?!福山雅人竟然叫他九皇子?!”陳風只感覺匪夷所思。

    此刻兩方雖然距離很遠,但是憑借超人的目力,陳風依然能看到舟上年輕男子猶如實質的殺意。

    “竟然敢違抗我的命令,我必殺你!”

    這時,九皇子嘴唇微張,立刻,宛如實質的聲音再次從陳風耳邊響起。

    “好可怕的實力!”陳風腳步一動,就要向后逃離。

    “休想!!”

    九皇子立刻從小舟上跳了起來,接著便踏水而過,速度極快的掠向陳風。

    “怎么可能?!”

    陳風回頭一看,立刻臉色大變。

    對方竟然能夠踏水而行,而且每次飛掠竟然都能夠越過二十幾米的距離,速度比他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陳風想要逃脫,簡直難如登天。

    轟!

    陳風的雙腳驟然停下,掀起了無數的塵土。

    “不行,要是跑到小島的另一邊,恐怕會將危險帶給那些無辜乘客!”

    “而且,我也根本逃不掉,索性就跟他拼了!”

    “你要戰,我便戰,管你是皇子還是什么阿貓阿狗!”陳風胸膛一挺,接著便面無表情的看向飛馳而來的九皇子。

    “哼!”

    下一刻,九皇子的身軀就從海面上飄然的落到了小島之上,接著,他便施施然的走向了陳風。

    “怎么不跑了?!”九皇子滿臉不屑,語氣陰森。

    “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何要替島國人賣命?!”陳風冷聲問道。

    “哈哈哈哈哈!”

    九皇子仿佛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般,身體都有些站不直了。

    “島國人都是我們徐家的奴役……呵,我跟你廢什么話,反正你已經是個死人!”九皇子輕聲一笑,接著就五指張開,對準了陳風。

    唰!

    陳風將追魂槍以及奪魂劍抽了出來,擋在身前,小心防備。

    九皇子不屑一笑,接著就五指微曲。

    下一刻,一股無形的勁氣立刻將陳風的身體遙遙的抓在了空中,陳風竟然沒有絲毫的還手余地。

    而奪魂劍以及追魂槍則立刻摔落在地。

    陳風瘋狂的扭動身軀,駭然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彈分毫,只有眼球能夠轉動。

    可是對方所用的手段,又似乎與張元的控物能力有所不同。

    因為張元的超能力無形無質,不過此刻陳風卻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的身軀被一團十分強大的氣團包裹著,讓他只能束手等死!

    而到了此刻,陳風也終于確定了心中的想法,這名九皇子,赫然是比柳家家主還要強大的存在!

    “死吧!”九皇子嘴唇微張,五指立刻收攏。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