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北澤豪身邊的人們頓時震驚了,只見這人的身上全都是一個個的血洞,整個人瞬間變成了篩子!

    此時,秋云霜已經出現在了敵陣中。

    “散開!”北澤豪頓時大驚,他連忙沖過去,立刻和秋云霜纏斗在了一起!

    秋云霜太可怕了,她在北澤豪的身邊,就如同一顆定.時炸彈,一旦引爆,北澤豪周圍的人都得死!

    就在此時,蘇傲雪一聲怒吼,突然沖向了前方,身先士卒!

    蘇傲雪身后,所有的人都如同憤怒的狼群一般撲向了敵人,拉開了生死大戰的序幕!

    此時北澤豪完全沒有留手的意思,他雙手猛然發力瞬間祭出了乾坤虹吸功!

    完全出乎北澤豪意料的是,秋云霜居然也沒有多余的招式,而是直接伸出了雙手跟他對峙!

    一時間,兩個人雙手劇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同性相斥,異性相吸,秋云霜和北澤豪的雙手一時間分不開了。

    這一刻,北澤豪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在進入他的身體!

    一時間,北澤豪興奮不已!

    力量,這才是真正的力量源泉!

    “云霜!”此時,麥肯的眼睛都紅透了,一時間心疼無比,他和一龍的母親就是這樣被北澤豪吸干的,雖然他沒有親眼所見,但是也看到了其他女人的慘狀……這一刻,麥肯只覺得自己太沒用了,根本無法出手拯救秋云霜。

    一龍保持著沉默,甚至呆呆的站在了人群中……可突然間,一龍驟然抬起了頭,雙眼居然變成了血紅色。

    “不可饒恕!不可原諒!死!都死吧!”一龍突然發了瘋一般的撲向了對面一個高手!

    這高手一看到一龍,就瘋狂的出手了。

    此時此刻,一龍不但沒有一絲躲閃的意思,反而用雙手重拳朝著對方一通狂暴的毆打,完全不管自身被攻擊的痛楚了!

    而幾乎是與此同時,麥肯也在暴走,幾乎和哥哥是同樣的招式!

    眾人看到兄弟倆的樣子,都驚呆了……甚至都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瘋了,全都瘋了,無一例外的瘋了!

    不僅是他們兩個,蘇傲雪已經狂性大發了,此時,她生猛無比的直接將一個高手撕成了碎肉!緊接著就撲向了另一個!

    此時雙方的人數仍舊不對等,北澤豪的人數明顯偏多,考慮到蘇傲雪是個特殊存在,此時此刻居然有10多名高手同時盯上了蘇傲雪!

    這一刻,蘇傲雪望著這群人,又看著不遠處正在用絕對零度對付一個火屬高手的張宓,她不由淡淡一笑:“宓宓,你可知道什么叫冰與火之歌?”

    這時,蘇傲雪的周身散發出了一股非常特殊的氣息,這股氣息剛生成,周圍的十多個敵對高手都不寒而栗了。

    冷,非常的冷,熱,又非常的熱,兩股可怕的元素以功法的方式在他們的體內、體外燃燒開來!

    這群人的慘叫聲幾乎不絕于耳,甚至在瘋狂哀嚎!

    可怕,著實可怕,簡直可怕到了極點!

    絕對零度在他們的體內咆哮縱橫,熾烈的火焰卻燃燒著他們的外殼,這一刻,他們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僅是蘇傲雪,幾乎江凡身邊的每一個高手都瘋狂了,他們都使出了絕招!沒有一個手下留情!

    熾烈的酒氣化為了罡氣,在敵方的人群中潑灑,瞬間浸染周身。

    緊接著,小云熾烈的火焰噴薄而出,一時間點燃了散發著酒精味道的罡氣!

    這是美酒與火焰最可怕的結合方式,這是死亡的挽歌!

    “拼了!拼了!”一個全身燃燒著火焰的高手直勾勾的撲向了達爾西姆,行進中,他的身體已經膨脹了幾倍!

    達爾西姆一時間猝不及防!

    但就在此時,張宓在遠處突然間朝著這邊冷射出了一道道犀利的冰劍,一根根的穿透了這人的身體!

    這人瞬間被凍結住了!

    “三哥,跑啊!”張宓頓時大喊了一聲。

    而下一秒,張宓就被一個高手一掌打在了后背上,頓時口噴鮮血!

    達爾西姆的瞳仁劇烈的收縮著……一股史無前例的憤怒把這位印度苦行僧出身的高手徹底的燃燒了起來!

    達爾西姆猛然間縱身而起,利用自己身體特殊的彈性跳了十多米高,緊接著雙手并攏在一起,直勾勾的撲向了那高手,行進中,他在不停的旋轉著!

    “佛啊!饒恕我的罪孽!我要超度了這群畜生!”達爾西姆怒吼道。

    與此同時,韓春露、賈米爾、上官云竹、蘇傲云等人都在浴血拼殺,因為人數的原因,她們也面臨著一對二,一對三的情況,不停地有人在吐血……但是她們卻擦干了嘴角的血,一次次的站起身,繼續投入戰斗。

    突然間,凌心月橫飛了出去,直勾勾的砸在了布蘭卡的身上。

    布蘭卡一把抱住了凌心月……這一刻,他茫然若失,突然間低聲道:“媽,媽媽……”

    凌心月愣住了,許久之后,她淡淡一笑,突然間起身擦干了自己嘴角的血,繼而在布蘭卡的額頭上親吻了一口:“好孩子。”

    毫無疑問,凌心月勾起了布蘭卡的某些特殊記憶……

    突然間,布蘭卡回憶起了過去的所有事情。

    他的母親真的有幾分和凌心月相似,是個極為溫柔的武者,而他的父親,是一個略微有一點大男子主義,但是很疼愛妻子孩子的修煉高手。

    當時,已經投靠了北澤豪的維嘉,曾經去他家招安他的父母,被他的父母拒絕了。

    隨后,當他們一起去非洲旅行的時候,卻意外的墜機了,父母沒有死,而是帶著布蘭卡緊急迫降,降落在了一片森林之中。

    就在他們準備離開森林,進入城市的時候,卻被北澤豪攔住了。

    北澤豪用最殘忍的方式,將布蘭卡的父親打斷了雙手雙腳,讓他失去了戰斗能力,隨后當著他父親和幼小的布蘭卡的面,侮辱并吸收了布蘭卡母親的功力,并殺害了她!

    隨后,布蘭卡的父親也被北澤豪殺死了。

    至于布蘭卡,他被北澤豪扔在了野獸叢生的大草原里自生自滅。

    然而,老天庇佑,終究沒有讓布蘭卡死去,一只母性十足的獅子收養了布蘭卡,從此之后,他與獅群為伍,就這樣生活了很多年。

    但后來,北澤豪無意間回到了這里,看到了布蘭卡,他再次無情的出手,殺掉了養育他長大的獅子們……用無名之毒控制他,把他帶入了天王訓練營中……

    這段記憶,布蘭卡失去了很久,因為當初不肯屈服的他,腦袋被維嘉重創過……

    現在,這段記憶復蘇了!

    “不、不準任何人傷害我媽媽!不準!不準!”布蘭卡瘋狂的咆哮著,目光直指北澤豪,“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這兇手!”

    此時,布蘭卡的周身都散發著驚人的電流……整個人處于完全暴怒的狀態。

    “布蘭卡,先不動北澤豪。”此時,凌心月突然開口說道,“動了他,小狐貍也會死!”

    布蘭卡微微點了點頭:“殺了北澤豪之外所有的敵人,所有的!”

    布蘭卡說完,就如同一頭恐怖的雄獅,再次撲向了人群,展開了驚人的殺戮!

    激烈可怕的雷屬力量在布蘭卡的瘋狂穿刺之中,形成了一道可怕的死亡連線,鮮血是這道力量的死亡風箏線!在這片可怕的區域內,無人永生!

    ……

    幾乎是與此同時,死亡島上的大戰,也在酣暢淋漓的進行中,江凡和卓峰的高手們剛一接觸,就短兵相接,立刻拼殺在一起!

    此時此刻,卓峰的心中非常的激動,他渴望這一戰的到來。

    維嘉也在他的身邊,心中興奮不已,甚至嘴里都忍不住囂張的說道:“阿峰!江凡以為自己是不死戰神呢,居然一個人沖在最前面,就憑他一人,能滅掉咱們這么多人嗎?”

    卓峰失笑了,甚至卓峰身旁的黑子智尚也笑了。

    作為智將,黑子本來不該來這里,但是他還是來了,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兄弟們絕對可以保護自己,甚至這一戰根本就不需要他動手,只需要現場觀摩就可以了

    自信心更滿的,是卓峰。

    戰前怎樣他不清楚,但此時此刻他感覺到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人數、實力、精力,他都用到了極致,甚至還有各種精良的藥材!

    他的戰士們同樣十分自信,甚至出手的一瞬間,都是用碾壓的方式,根本不管對方的拳腳轟炸,直接來了一次硬碰硬!

    于是在下一秒,石頭碰到了雞蛋!

    雙方中的一方,突然間被打碎了幾千人,都死于這一次硬鋼!

    此時此刻,卓峰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了……維嘉也笑不出來,黑子智尚更是瞪大了雙眼,完全難以置信!

    死掉的這幾千人幾乎無一例外,都是卓峰和其父辛辛苦苦培養的高手們!

    而且,死無全尸,都被打碎了!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不可能!這不可能!”卓峰發出了一聲凄慘的哀嚎!

    而此時,江凡淡淡一笑,道:“都小點勁……別打的太碎了,要不然用不了了!”

    “哥哥,沒事,多碎都能用。”江凡的身邊突然間傳來了一個如同天使一般的聲音……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