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村紡織廠三班倒,工人每天上班八個小時,其余的時間就干地里的活計。盡管每人五畝耕地,男女老少齊上陣,倒也能顧得過來。

    不參觀農業生產,一行人回到縣城的招待所,才下午四點,各自回房休息二個小時,就到晚飯的時間了。

    現在還沒有招待應酬,晚飯是簡單的稀飯饅頭和咸菜,十多分鐘就吃完了。

    李專員安排,在招待所開了個兩間的小會議室,晚飯后召開座談會。悠悠本想回房間,卻被留了下來。

    這幾天她扛著大衛留下的錄像機,跑前跑后的忙著錄像,沒事就顯擺著回放給大家看,李專員留著她給大伙放錄像。

    要不是下午睡了兩小時,悠悠留下也是白留,坐著都能打瞌睡。上世的夜貓子,這一世卻成了瞌睡蟲。

    座談會就一個議題,談這幾天參觀的感受。三天的參觀大伙眼界大開,私下里圍繞著這三個村,你爭我搶的談觀感。可真讓大伙挨個的發言,反而冷了場。

    還是“二爺”先開口:“這一路看的三個村,不是全國就是全省的典型。俺們在家想都不敢想,咱農民也能過上這樣的好生活。

    這一路看下來,我就一個感受,村里蓋房子,也得向他們學習,要蓋就蓋樓房。”

    韓屯村的人全都贊同“二爺”的意見,大家圍繞著三個村的樓房,熱烈的議論開了。

    “俺覺著還是小靳莊的樓房最好,可惜咱們學不了,就這一家一畝的院子,咱就辦不到。”

    “唉,咱們有再多的錢,國家不給批,光靠咱村自己墊,最少得一年的時間。”

    “小靳莊的樓房再好,咱也學不了,據說好些東西都是從國外運來的,咱有錢也沒處買去。”

    “依俺看大岳莊的院子就正好,大小正合適。小靳莊四間的樓房大了些,以后實行計劃生育,一家兩個孩,這么多的房間確實住不了。”

    石廟村的三人,看好南關村的樓房。石支書是這么說的:“俺們覺得還是南關村的樓房好,雖說不如獨棟的好看,可連棟的節省宅基造價也低,適合咱灘區.

    墊宅基實在是太難了,咱灘區人祖祖輩輩墊崗子(宅基),發一次大水淤尺巴深,十多年不墊崗子變平地,好房屋成了地窨子。

    這次黨和政府組織全區勞力給灘區墊村臺,可是給咱們辦了一件大好事,解決了灘區群眾的心腹大患,咱們灘區再也不怕黃河發大水了。

    村臺墊起來,咱們再也不是雞蛋過活(家業)了,多好的房子都敢蓋。

    俺仨合計了,回去就動員大伙蓋樓房。石廟雖然沒有韓屯過的好,可和其他的村莊比,得算是拔尖的。

    李書記,不是俺們吹大氣,俺村接近五百戶人家,萬元戶往少了說,也得有三百。”

    李專員被他們的話震住了,不可置信的問道:“石支書,韓屯村有三個廠子,他們村家家都是萬元戶我也信。

    你們就倆加工廠,洪城縣和你們一樣的有的是,沒聽說收入這么高啊。”

    石支書給他解釋:“李書記,我們村的萬元戶靠的是養豬。說起來還是韓書記他們爺倆的功勞。

    從七五年俺們這里的河灘上,開始長苜蓿。開始大伙不認識,韓書記告訴俺們是苜蓿草,是上好的飼草。

    韓書記交給俺們用苜蓿科學喂豬的辦法,幫著俺們買豬仔,韓支書幫著俺們賣豬肉。

    這苜蓿草可是好東西,一年能收三四季,夏天喂鮮草,冬季喂干草粉,豬羊雞鴨都能喂。

    用苜蓿喂牲畜不用添加別的飼料,長的還快,豬半年就能長到二百多斤,雞鴨天天下蛋。

    俺們莊稼人有的是力氣,自打有了苜蓿草,大伙養豬越來越多,從每戶兩頭到現在的十頭,而且是一年養倆茬。

    即便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一年也養四頭豬。一頭二百多斤的大肥豬,除去十多元的豬仔錢,能剩二百多塊錢,二十頭豬就是四千元。

    七、八年過去,誰家不攢個萬兒八千的,雙萬元戶也得有。韓屯村應該都是雙萬元戶。

    他們村家家喂百十只鴨子,一只鴨子一年下三百個鴨蛋,能買三十元,一百只鴨子就是三千。”

    李專員開懷的笑著對他說:“石支書,你這一說我才知道,感情在我眼皮子底下,藏著倆萬元村。回去你和老韓倆人準備一下,去全區巡回演講,把你們的養殖經給我傳出去。”

    石支書趕緊推辭:“李書記,你這活計俺可不敢接。不是俺不去,俺們這倆村的養殖經,別的村還真學不了。

    喂豬羊沒飼料不行,早些年沒東西喂,各家就喂一頭豬,一年能長到一百二十斤,夠食品站的收購標準,就是喂的好的,好多人家兩年養成一頭豬。

    土地承包到戶,糧食產量提高了,飼料也富足了,家家戶戶喂的豬都是二百多斤的特等甲。可養的多了,還真喂不起。

    說來也怪,苜蓿草就俺石廟和韓屯村后的大洼里有,這幾年黃河連續發水,也沒把苜蓿草淹死,水退了就新長出來。

    也是上天眷顧俺們,這幾年黃河連續往北滾,俺倆村各多了上千畝的河灘地,要不是這樣,哪能喂得起這么多的豬羊。

    近兩年,苜蓿草才沿著河岸往外擴散了十多里,稀稀落落的也沒俺們這里長的好,他們一年最多養兩頭豬。”

    悠悠聽到這里,忍不住的在心里嘀咕:“長好了才怪!”

    這兩年附近的人們都知道苜蓿的用途了,特別是沿河岸的村莊,看到自己村的河灘上有苜蓿草,剛長出來就割,有的連根挖。

    悠悠撒了幾次種,也沒長起來,就放手不管了。野草割不盡,稀稀落落的還是留下來一些。

    最根本的原因還是石支書說的,石廟和韓屯的河灘地多,上千畝的河灘地,才給人們養殖提供了富足的飼草。

    韓屯的河灘地更多,飼草隨意割,剩余的村里組織統一收割。石廟村連河灘地都分到各家各戶,隊里想養豬也沒了飼草。

    電商穿越七零年代

    電商穿越七零年代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