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公孫管家是怎么樣想的,藺玉當然也是心知肚明的,他只不過是想告訴藺玉,你是藺家做主的人沒錯,但一切都是藺集帶回來的,你現在說這樣的話,難道就不怕他生氣嗎?。【】

        “少爺,你多慮了,我也只不過是擔心藺集少爺的安危而已,你也不要過多的去想,老夫絕對沒有不把你的話當回事”,公孫管家說道。

        “沒有是最好的,你也可以把我剛才所說的一切都告訴大哥,用不著擔心我給你做什么,畢竟你只不過是一個奴才而已,還用不著我藺玉出手,也懶得跟你一般見識”,藺玉說道。

        “快走吧”,藺玉繼續補充道,畢竟他真的不想跟這個家伙繼續廢話什么,一個小小的管家,真的把自己當回事了嗎?的確是有那么一句話,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但不要忘了藺集可是姓藺,難道會為了一個外姓人責罰藺玉?。

        “那老夫就先告退,去準備明日去秦府的禮品,少爺你也早點休息”,公孫管家說道。

        “哼,一個小小的管家,都敢跟我揚威耀武的,大哥,看來你真的不會教人,以后藺家我做主了”,藺玉冷冷的哼道。

        因為公孫管家給了藺玉非常大的打擊,一個小小的奴才竟然敢跟自己這樣說話,目中無人這個詞語說的還真的是不錯,只不過藺玉最喜歡的就是那一句,有什么樣的主人就有什么樣的狗。

        公孫管家根本就沒有走,他只不過是出到了門口而已,根本藺玉所說的那些話都被他聽的一清二楚,他也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心里嘀咕道:“藺玉,你這個廢物,如若不然看在主人的面子上,你以為你可以跟我這樣說話嗎?趾高氣昂的,沒有主人你就是一個廢物而已”。

        藺家的人都各懷鬼胎,不過這些事好像沒有封印什么事,他帶走緒言圣他們慢慢悠悠的走在路上,這個可不是什么好事,畢竟長安是有禁宵的,當然每個地方都有,只不過長安城的比較抓緊,所以無時無刻都有人在巡邏,只要是看到大半夜有人在大街上溜達,那么就不好意思了,需要請你回去大牢里睡一覺了。

        如果還找到什么作案的證據,你也就用不著出來了,畢竟進去大牢可以出來的人,是少之又少,畢竟那個時候的大牢跟后世的監獄有很大的區別,所以很多人根本就不想進去,因為進去根本就不知道有沒有命活著出來。

        “你們可否知道藺家的那個地方在那里?”封印問道。

        緒言圣急忙的接話說道:“我們知道在何處,只是現在過來會驚動那些巡邏的官兵,如果我們帶著尸體走的話,豈不是會吸引到他們的注意力?”。

        “這件事用不著擔心,你們帶我過去就好,剩下的事我們自己會好好的處理,你們用不著擔心,這些事根本就沒有你們什么事”,封印說道。

        緒言圣點點頭便往前走去,就是要帶封印他們去藺集的那個家,只不過在路上,封印還是忍不住的問道:“可否把剛才藺無雙說的那些話,告訴我?”。

        因為剛才在大路上,封印也不好問擔心隔墻有耳,現在到了小路,封印也就沒有藏著掖著,他就是想搞清楚這個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要把諸葛云的尸體帶回來?他們究竟想怎么樣?。

        “前輩,這個當然可以,我這就慢慢的道來,藺少爺剛才跟我說,他們把諸葛云的尸體帶回來,只不過是為了威脅慕容萱姑娘,讓她去毒害伊凡將軍,只是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去毒害伊凡將軍,畢竟這些事都是藺集想出來的,他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緒言圣說道。

        藺玉跟他說了那么多,緒言圣也只不過是三言兩語的就組織了起來,直接告訴封印,這個都是藺集的主意,他這樣做就是為了毒害伊凡,只不過這樣做有什么好處,藺玉也不清楚,畢竟藺集也沒有告訴他這個是為了什么。

        “事情沒有這樣簡單,我想這個的確是藺集的想法,只不過這樣做的那個人應該是藺無雙,緒言圣你真的是不會看人,你們還說但飲恨是武林中最會看人的組織,這一次你們真的是看走眼了”,封印輕輕的說道。

        緒言圣雖然是三言兩語把這些事說了出來,只不過封印覺得沒有那么簡單,藺玉給他的感覺真的不想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藺玉的心里一直都有一個隱藏的秘密,只不過這個秘密是什么,也只是他自己清楚而已,畢竟人家自己的秘密,不可能公諸于眾。

        “前輩,為何會有如此的想法?難道藺少爺真的有什么地方讓前輩,看出不一樣的?”緒言圣問道。

        緒言圣問這個問題也是有些小情緒的,畢竟藺玉是他非常看好的一個年輕人,他還想依靠在這個人的身邊飛黃騰達,畢竟但飲恨是厲害,但人家記住的那些人也只不過是那幾個統領,什么大富大貴跟他們是沒有什么關系。

        只不過封印說出這樣的話,就有他自己的道理,所以緒言圣是想搞清楚封印為什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畢竟藺玉看起來是沒有什么陰險的地方,為什么封印會有這樣的想法?。

        “藺無雙沒有表面就起來那樣,如果緒言圣你想在他的身邊輔佐他,那么你就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他究竟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如果想不通你可以去了解一下,的確藺集做這些事都是為了他自己,如果藺無雙沒有什么好處,他會這樣幫忙嗎?”,封印說道。

        封印說的話讓緒言圣瞬間是啞口無言,只不過他覺得封印說的也不完全多,藺玉的確是得到了好處,但他也是為了藺家才這樣做,不能一棒子打一船人吧?。

        “前輩,說的也對,只是我覺得藺少爺應該也沒有那么壞,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藺家,為了他們的內線族人而已,如若他也不可能陪藺集這樣做”,緒言圣說道。

        “果然是沒有腦子的人,也不知道你們但飲恨是怎么樣成為武林里,最聰明的軍師組織的”,封牢嘲笑道。

        從剛才在藺家開始到現在,封牢也只不過是說了這句話而已,畢竟剛才用不著他開口說話,封印已經把一切都說了出來,只不過現在他只不過是想嘲笑緒言圣而已,如此聰明的一個人,為什么就看不明白這些事?。

        如果藺玉真的是為了他們藺家的族人,就不應該這樣做,畢竟謀害朝廷命官是死罪,更何況藺集在高位,他藺玉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捕頭而已,如果出了事,藺集也只不過是有些關系,但他絕對不會出什么大事,而藺玉就不同了,他可能就成為了一個替死鬼,如果藺玉看不明白這個道理,他也用不著要人輔佐。

        一個傻子還要什么人輔佐?常言道爛泥扶不上墻,藺玉如果是一個傻子就像是一塊爛泥一樣的,輔佐這樣的人有什么作用?還不如好好的回去養老去,辛辛苦苦從但飲恨出來就是為了輔佐一個傻子嗎?這個不是得不償失是什么?。【本章節.愛.有.聲.,請記住網址】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