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王座大廳,御前重臣會議廳。

    簡妮帶著血巫師道爾蒂·昆蒂娜、父親加文·維斯特林伯爵、公牛澤麗格爾達(簡稱格麗)、布蕾妮·塔斯和數名侍衛來到,御林鐵衛奧斯蒙·凱特布萊克為簡妮推開門。

    簡妮進入會議廳,道爾蒂、加文、澤麗、布蕾妮等人就帶著侍衛站在大門外等候。

    鐵王座大門口,還有兩個最精銳的克里岡百人隊,數名猛將夾雜其中。

    *

    重臣會議廳的大門口有兩名御林鐵衛:奧斯蒙·凱特布萊克和巴隆·史文。

    整個御林鐵衛,目前就只有四位成員:隊長百花騎士、奧斯蒙、巴隆、亞歷斯·奧克赫特。

    原御林鐵衛獵狗在魔山破城戰中選擇了站邊克里岡家族,戰后離開了王宮,目前因為和無旗兄弟會夜襲殺死了泰溫一行人在北逃。

    原御林鐵衛馬林·特蘭在破城戰中被魔山扔進了黑水河。

    御林鐵衛亞歷斯·奧克赫特率領一百金袍子坐船護送彌賽拉公主去了多恩。

    目前君臨就僅僅三位御林鐵衛:百花騎士、奧斯蒙、巴隆。

    *

    御前重臣會議廳的大門關上,會議廳里坐著首相提利昂·蘭尼斯特、情報大臣凱馮、財務大臣小指頭、國師科本、法務大臣梅斯、御林鐵衛隊長洛拉斯、海務大臣瓦格納·加爾。

    身材優雅,肩部輪廓寬寬、面貌瀟灑的奧伯倫·馬泰爾親王也在座,他目前還沒有被授予御前職務。

    簡妮坐上了原本屬于魔山的位置。

    奧伯倫盯著簡妮看,目光肆無忌憚,十分無禮。

    海務大臣瓦格納·加爾要發作,被簡妮的一個眼神制止。

    奧伯倫的目光轉向憤憤的瓦格納,露出一個玩味的笑意,帶著明顯的輕蔑。

    首相說道:”簡妮夫人,最近城里不安全,斗毆事件頻發,并且還都是克里岡將軍和多恩爵士們之間的不愉快,我在此明令,君臨城不會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一件都不允許。“

    “遵命,首相大人。”簡妮的配合度完美。

    奧伯倫的目光又盯在簡妮的臉上,猥褻淫邪,刻意羞辱。簡妮并不看他,而是看著首相,聽首相的高談闊論。

    “昨天,太后瑟曦和奧蓮娜夫人一起找宮廷學士測算了日子,確定將在明年的新年第一天為國王和瑪格麗·提利爾小姐舉行盛大婚禮,算算時間已經不足兩個月,在這段時間里,君臨要保持絕對的安全、和平、友善和喜慶。”

    “遵命,首相大人。”簡妮又是第一個表態。

    會議桌上就簡妮一個人表態支持首相,其余的人都是在聽著,但簡妮絲毫不覺得尷尬。

    本來做好了‘唇槍舌劍’的小惡魔萬萬沒有想到簡妮如此配合他的工作,他本來很擔心奧伯倫和簡妮撕扯起來,目前,君臨城內,馬泰爾家族和克里岡家族都不能有失。

    馬泰爾有失,國王將失去多恩,彌賽拉公主將成為多恩的人質;而克里岡人有失,魔山在外,那就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小指頭忍不住微笑:簡妮夫人毆斗已經贏了,首相站出來要雙方和解,她不是吃虧的一方,滿口答應正是明智之舉。

    小惡魔繼續:“簡妮夫人,國王大婚時間臨近,進入君臨城的百姓會一天比一天多,為了減少不必要的摩擦、口角、毆斗、賭博、兇殺等事宜,君臨城不宜多住兵馬,克里岡軍從明日起,每天兩千,五天內全部撤離君臨城。”

    這是個很厲害的并有深意的舉動,克里岡軍只有駐扎在君臨,才能威懾到敵人。國王大婚,魔山和簡妮夫人肯定是要參加的,一旦城內沒有自己的軍隊,就蘊含了危險的因素。

    但如果不答應,就是違抗了首相令。

    提利爾家族的軍隊就已經撤走了一半,現在依然每天都在撤走兩千人。

    小惡魔的身板小,但是腦袋大,是個聰明人。

    小指頭微笑著看簡妮夫人如何回答。

    凱馮、奧伯倫、小惡魔都盯著簡妮夫人,三人知道這是殺死魔山的很重要的一步:撤走克里岡軍。

    梅斯·提利爾和洛拉斯·提利爾也看著簡妮,看她如何應對。

    海務大臣——來自蟹爪半島的瓦格納·加爾也看著簡妮,他雖然不精通懂機謀權變,也知道這是在逼迫克里岡軍離開君臨,氣息危險。如果魔山大人返回,將成孤軍,力量弱小

    簡妮面不改色,一如既往的安靜從容:“遵命,首相大人。”

    簡妮的干脆令小惡魔都有點不敢相信,她連一點說辭都沒有,一口答應,完全的遵從了首相。

    奧伯倫身子向后一靠,小惡魔一直叫他不要低估簡妮夫人,如今看來,這個夫人并沒有小惡魔吹噓的那么厲害,小惡魔叫她撤軍,她就大意撤軍,連討價還價都沒有。

    奧伯倫是做好了準備來這里吵架的,結果,首相說什么,簡妮就遵守什么,這個架,根本就吵不起來。

    他的目光從沒有停止過對一個女士的猥褻和無禮,但對方依然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都不敢看他一眼。

    奧伯倫心情開始變得愉快!

    小指頭心里卻是意外,他知道只要克里岡軍撤出君臨,魔山和簡妮夫人的安全其實就無法保障。但簡妮沒有任何理由的答應了。

    雖然提利爾家也在撤軍,但在撤軍之前,荊棘女王安排了一千騎士和兩千士兵保護處女居(數據真實有據)。

    小指頭看向科本,科本微笑奉承的神情就沒有變過。他雖然是大國師,卻表現謙卑,親和,對誰都是微笑點頭,和善愛人。

    小惡魔和奧伯倫不經意的交換了一下眼神,兩人都對目前的會議結果很滿意。奧伯倫發覺,小惡魔是個能成事的人。小惡魔勸誡他的話,沒錯。

    射人先射馬,殺人先殺王。

    小惡魔繼續:“簡妮夫人,我很感謝你對我政務的配合。”他微微低頭致意,簡妮回禮。

    “簡妮夫人,關于克里岡將士和多恩人的毆斗,法務大臣梅斯公爵大人已經查清楚,多次的毆斗,都是由克里岡將士們挑釁引起,但多恩爵士們保持了克制,不曾反擊,夫人旗下的將士們打死了七名多恩士兵,兩名騎士,打傷打殘了爵位、騎士和士兵數十人,夫人,您看,奧伯倫親王就在這里,您覺得這件事情該如何處理。”

    簡妮看向梅斯。

    她至始至終從未看過奧伯倫。

    小惡魔也看向梅斯,奧伯倫也移開盯著簡妮的目光盯著梅斯。

    梅斯并未調查雙方的毆斗事件,簡妮在命令手下動手打人之前,通過某種信息渠道通知了提利爾家族,梅斯對此次的全城毆打多恩人心知肚明。小惡魔利用梅斯是法務大臣的身份,故意在會議廳里擺了梅斯大人一道,用意是什么,梅斯雖然愚蠢也看得出來。

    梅斯不去戳穿小惡魔的小把戲,提利爾家族和克里岡家族已經是地下盟友,表面上,盟友要給別人不和諧的印象才是成功的。

    梅斯決定接受這個‘栽贓’。

    “夫人,首相大人說的屬實,這次多恩人和克里岡軍的事件,大多數的錯在克里岡軍。”

    簡妮不說話。

    這種事情,承認了就是確鑿罪證,不說話,不否認也不承認,這是最高明的回答。

    簡妮不表態,不說話,那就得有人繼續開口,不然會議廳里一片安靜,大家都會睡著。

    小惡魔說道:“簡妮夫人,我建議夫人拿出一筆錢來,賠償給那些被打死打傷的受害者,這件事情就先告一段落,如何?”

    簡妮還是不說話,不說好,也不說不好。

    會議室里再次安靜了一下。

    “夫人,這已經是我們多恩人最大的寬容,給錢賠償,我們不追究律法責任。”奧伯倫盯著簡妮說道。

    簡妮就好像奧伯倫這個人根本不存在,這是對奧伯倫最高的輕蔑。

    奧伯倫從簡妮夫人進來就一直不敬的盯著她看,現在主動和簡妮搭話,他看起來喜歡自取其辱。

    簡妮看向左右,大國師科本如鄰家和善慈祥的老爺爺:“夫人,你是要喝水么?”

    “是的!”簡妮說道。

    “我幫夫人倒酒吧,一點蘋果酒,如何?”

    “多謝大國師。”

    “不客氣,能為夫人服務是我的榮幸。”

    科本起身去為簡妮倒酒。

    自從小惡魔再次當上首相,御前重臣會議的一個角落里就放了以甜香為主的河間地蘋果酒。

    科本為簡妮倒上一杯酒,送到簡妮的桌前,簡妮道謝。

    奧伯倫碰了個軟釘子,于是選擇了閉嘴。

    小惡魔說道:“夫人,這樣吧,一個死亡士兵賠五十金龍,一個騎士陪一百金龍,受傷者賠償十枚金龍,致殘的二十枚金龍。梅斯大人,你覺得呢?“

    “很合理!”梅斯·提利爾再次配合。

    *

    大家再次看著簡妮。

    所有人都知道了簡妮并不是只會說‘遵命,首相大人’的人,她自己看準要同意的事情,她就立即同意,但她覺得有危險的問題,她不表態。

    奧伯倫盯著簡妮,嘴角浮現出輕薄的笑意。

    他在蘋果酒的酒杯上做了手腳,河間地的蘋果酒本不是黑啤,不是小麥酒,不是葡萄酒,是貴婦仕女們偏喜歡的女士酒,香甜口感。

    小惡魔放置蘋果酒,是在開會結束后喝一杯,當做開水或者其他果汁來喝。如果放其他的酒,會令某些人不會安心開會只想喝酒,而且一喝就醉醺醺,有損重臣威儀和首相榮譽。

    那只酒杯如果并不是簡妮使用,奧伯倫會在會議結束后邀請對方到他的石堡聚會,不知不覺吃下解藥。

    毒藥發作的時間慢,周期長,奧伯倫有充分的時間進行解毒。

    如果天隨人愿,是簡妮或者是海務大臣瓦格納用那酒杯喝酒后,幾天內就會開始出現身體不適,然后虛熱,然后身體各種疼痛、最后時不時暈迷,要受兩月的活罪才會死去。

    奧伯倫名為‘紅毒蛇’,很多人只關注到他的槍術出眾,卻忽略了他的另一大本事:無聲無息的下毒。在他周游九大自由貿易城邦的時候,就喜歡和毒劑師交易,從而習得了各種黑暗伎倆。

    奧伯倫看著簡妮露出肆意的無禮笑容,他知道,魔山的夫人簡妮,將痛苦兩月而死,這令人很愉快。克里岡明天開始撤軍,回歸龍石島領地,美麗的簡妮無夫人很不幸,將會傷風發熱,無緣新年的國王大婚了。

    *

    簡妮喝著很棒的蘋果酒,依然不說話,只喝酒。

    眾大臣面面相覷。

    小惡魔試探說道:“夫人,你對賠償的價格是否有異議?”

    “我可以說一下我的建議么?”簡妮說道。

    她開口了,眾人無不松了口氣。小惡魔立即明白,簡妮對價格不滿意。她用不開口來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價高!

    奧伯倫笑得更加開心了!

    他欣賞一個美貌無雙的將死之人的心情很美妙,這個人還在裝模作樣的討價還價,呵呵!

    “按照首相大人和法務大人的賠償方案,我也能接受,但克里岡軍已經拖欠軍餉,只能打欠條。”簡妮說道。

    打欠條?!

    小指頭‘哈’的笑了一聲,然后神態自如的收聲,促狹笑意不知道究竟是在嘲笑誰!

    小惡魔臉現尷尬之色。

    “不打欠條也行,兌付錢幣有兩個方案,第一個方案,按照首相大人的提議,一個死亡士兵賠五十金龍,一個騎士陪一百金龍,受傷者賠償十枚金龍,殘廢的二十金龍,這筆錢,我只能向國庫暫借,字據我現在就可以寫,只要首相大人簽字蓋印章,我就找財務大人拿錢。”

    凱馮面無表情,梅斯大人聽得哈哈大笑。

    說來說去,這筆錢竟然是要國庫來出,也就是王室。

    小指頭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他笑不出來了:“夫人,國庫從先王勞勃開始就已經空虛,因為得到梅斯大人的慷慨現在才勉強維持開支,實在沒有多余的錢。”

    簡妮看著小惡魔。

    小惡魔強迫自己嘿嘿一笑:“夫人,第二個方案是什么呢?”

    “我從克里岡軍餉里面擠出一個金龍交給首相大人吧。”簡妮說道,“或者一個銀鹿。”

    全場鴉雀無聲!

    這就是在……故意羞辱多恩人!

    自從簡妮進門,奧伯倫就一直對簡妮不敬。肆意猥褻的目光,盯著人看的無禮,現在終于遭到了簡妮的犀利反擊。

    別惹簡妮!

    “錢雖然很少,誰都不缺一個金龍一個銀鹿,但這是一個和解的態度和誠意。”簡妮說道,“大國師,我能請您幫我寫一張借款國庫的字據嗎?”

    “非常榮幸能為夫人效勞。”

    “那請國師現在就寫吧,看起來給一枚金龍或者一枚銀鹿首相大人并不會滿意,那就只能向國庫借了。”

    “是,夫人。”科本學士說道。

    他只負責寫借據,至于首相批不批,財務大臣拿不拿錢,跟他無關。

    “我接受,首相大人!”奧伯倫優雅微笑,決定不和即將慘死的一個女子計較,以免無端的和這個捉摸不透的女子激化矛盾,萬一她不肯撤軍……對魔山就不好動手……

    想起魔山和眼前的美貌夫人不久都會慘死,眼前的這點小小的尷尬轉化成了奧伯倫臉上開心的笑容。

    小惡魔一怔,其他準備好看戲的大臣們也是一怔。

    奧伯倫也是一個不按規則出牌的人物啊。

    紅毒蛇性格古怪,名不虛傳!

    但,事情圓滿解決,皆大歡喜!

    *

    簡妮誠懇,莊重,眼神真摯:“首相大人,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很小的忙。”

    “夫人請說。”小惡魔感覺到不妙。

    “我沒有帶錢,先向首相大人借一枚金龍吧,如果沒有,一枚銀鹿也可以,我保證會在今后有錢了的時候付雙倍的利息給大人,我以七神的名義發誓,絕不會不還的!”簡妮看著小惡魔說道。

    小惡魔聳聳肩膀,神情……尷尬:“如您所愿,夫人。”他掏出一枚金龍遞給身邊的簡妮。

    簡妮接過來:“謝謝首相大人。”她把金龍遞還給小惡魔,“首相大人,這是我們克里岡人對多恩人的傷亡將士的誠意賠償,請諸位大人做見證,首相大人,請接受吧。”

    小指頭‘哈’的笑出了聲,很刺耳。

    這就是一個赤果果踐踏人尊嚴羞辱人智慧的攻擊。

    簡妮很好戰,得理也不饒人,不得理也不饒人。

    梅斯大人也笑了,哈哈大笑。

    洛拉斯·提利爾微微一笑。

    凱馮面無表情。

    瓦格納·加爾咧嘴大笑。

    科本學士慈祥的笑。

    簡妮也笑了笑,淡淡一笑。

    *

    小惡魔瞄向奧伯倫,他把這枚金龍猶猶豫豫的遞給奧伯倫。奧伯倫臉上的優雅笑容消失,臉色冷硬,他不接金龍,突然長身而起,推開凳子,大踏步向大廳門口走去……

    重臣的笑聲追著他,就好像無形的鞭子……

    奧伯倫用力拉開大門……

    簡妮淡淡說道:“首相大人,各位重臣,我最近聽說了一個笑話,說給馬兒上蹄鐵需要幾個……人?不多不少,正好九個。一人工作,八人抬馬。”

    眾臣大笑!

    *

    ps:還有。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