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李含玄掃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張繼先一眼,輕輕地嗤了一聲:小小道人,真是不自量力,哪來的膽子敢跟他動手。

        他食指在虛空勾畫符箓,須臾,一張金光閃閃的封禁符箓無中生有般出現在他的指尖,他微微彈指,金符飛了出去,在空中移動了一段距離,輕飄飄的貼在了張繼先的腦門上。

        作為這一切,他才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翻身睡了過去。

        他實在是困乏極了,至于張繼先接下來的死活,還是等他睡醒了后再行處置吧……

        ……當張繼先醒來的時候,正四肢伸展靜靜的躺在地上,等他現自己還活著的時候,心中很興奮,興奮過后他旋即就感到有些奇怪,那道人竟然沒有殺他?

        這是為什么?

        接著,他又奇怪的現,腦門上不知什么時候被人給貼了一張符紙,他試著掙扎起身,然而立即驚恐的覺自己現在連一根指頭都動不了,張了張嘴,不出一點的聲音。

        原來是腦門上的那張金符實在是有些玄妙,不僅錮了他的行動,更是讓他變成了一個啞巴。

        眼珠轉了轉,看清了周圍的環境。原來,他還是身處于剛才的洞窟中。

        視線極力向下延伸,很快就尋到了李含玄的蹤跡。

        此時,李含玄正高臥云床,呼吸綿長,從他這里看去,也只能看到李含玄的背影……

        他有些混沌的腦子終于是清醒了過來,接著又看到了掉在他身體不遠處的法寶“震天無極碑”,立即讓他想起之前的遭遇,一時間心如死灰。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辛苦修行數百年,在李含玄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一招,而且人家還一直躺在榻上,只動用了一根手指,就將他給打趴下了。

        原來我與他之間的差距竟然是這么大,恐怕在對方眼中,對付我怕是比捏死一只螻蟻還要容易吧。

        張繼先心中哀嘆連連,霎時間陷入了一片迷茫和后悔中……

        時間緩緩地流逝著,他始終動彈不了一根手指,一絲法力,只能躺在冰冰涼涼的地上,雙眼死死地盯著洞頂愣愣的出神。

        開始的時候,他還心存驚恐,不曉得接下來李含玄會怎么處置他,可他就這么等啊等,一直等了兩天兩夜,仍是不見李含玄有醒轉的跡象。

        經歷了這么長時間的緩沖,他逐漸的安定了下來,心中反而希望李含玄就這么長睡不醒才好呢……

        他靜靜地躺在地上,不止是希望李含玄就此長眠不起,也期盼著救兵的到來。

        他對自己的老師很有信心。

        想來以老師那鬼神莫測的神通,算無遺策的老辣,眼見他這么久了都沒有回去交差,定會猜到他已經出事了,到時候也必會派出同門前來救他脫離苦海。

        誠然,李含玄的實力,他是看不透深淺,也深知自己不是對手,可他就不信了,偌大的清虛門,那可是玄天界的四大修行圣地之一,門中高手如云。

        而李含玄不過區區一人之力,他就算是再厲害,哪怕是九天仙人下凡又如何,難道還能抵擋住自家門派的合派之力。

        他默默地向著歷代祖師祈禱著救援的到來,希望同門最好可以在李含玄睡醒前趕來……

        然而,結果失望了,清虛門的歷代祖師卻沒有為他的誠心祈求而保佑他。

        就在第三天的清晨,陽光剛剛斜射入洞中的時候,他所等待的救援并沒有到來,反而云床上有了動靜。

        來自云床上李含玄的一聲嚶嚀結束了他的煎熬,也將他所有的期望打入了無底的深淵……

        張繼先平躺在地上,翻著眼皮,瞳孔放大,極力的朝雙腳所沖著的方向望去。

        便見李含玄無聲無息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挪到床邊,蹬上了放在床下的麻鞋,緩步走到了他的跟前,低頭俯視下來,一道幽幽的目光霎時間跟他的視線觸碰到了一起。

        二人對視,李含玄面帶笑容,可明明是溫和到極致的笑容,看在他的眼中卻是如此的恐怖。

        張繼先緊張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在對方的注視下,他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一塊砧板上的肥肉,接下來再無翻身的余地,只能靜靜地躺在哪里任人宰割。

        李含玄手中并沒有屠刀,但是對他來說,李含玄比拿著屠刀的屠夫要恐怖的多了。

        而且他也摸不清李含玄的路數,也不清楚對方是正是邪。

        若是玄門正道還好,落入李含玄手中大不了一死以謝師恩,說不定下一世投胎轉世后還有機會被師門引渡回去。

        可李含玄要是魔修的話,那他的下場說不定可就慘了,像他這樣的名門弟子,一旦落入了那些乖僻的魔道修士的手中,如能夠直接死亡的話,對他反而是個解脫。

        要知道那些旁門左道中,折磨人的手法實在是太多了。

        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變成一件魔器的器靈,又或是變成魔道修士手中的一具傀儡,又或者以生魂的形態變成魔器的一部分……

        反正下場定然是凄慘無比,能讓人后悔降生到這個世上……

        李含玄緩緩地伸出了右手食指,隔空一點,一股微風吹過,貼在他腦門上的那紙金符登時脫落了下來,化為無數金色的光點融入到了虛無中。

        金符一去,他整個人頓時輕松了下來,試著動動手指,覺果真是恢復了自由。

        由于李含玄的做法實在是太痛快了,一句話沒說就輕易的將自由還給了他,讓他本人都覺著有些像是在做夢。

        張繼先錯愕了一會,忙翻身站起,退后兩步,與李含玄拉開了一個安全的距離,然后語無倫次的道:“你,你怎么……你就不怕我逃了?”

        “逃?你盡管可以試試。”李含玄饒有深意的笑了笑,不急不緩的轉身走回了云床,雙手扶膝坐了下去。

        不得不說,張繼先見李含玄如此托大,自是真的動心了,第一個念頭就是準備施展遁光離開,可念頭前一刻剛剛從腦海中浮現出來,旋即就被他自己給推翻了。

        那道人既然敢這么輕易的散去了他身上的禁制,必然絕對是有把握讓他無法逃脫……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