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能夠將生死操縱于股掌之間,小友的本事,厲害,厲害……看來這枚朱果,老朽是沒有機會拿到手了。”

        司徒聞卿一邊說著,一邊往林外退了去,話到最后,又搖頭苦笑了一聲:“老朽司徒聞卿,希望他日再會小友時,我們不是敵人。”說完,身形一動,眨眼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蕭塵凝視著他消失的方向,沉默不語,再看腳下,竟有不少花花草草已經枯萎凋零了。

        就在司徒聞卿走后沒多久,忽然不知從哪傳來的一陣異動,使得這座仙谷,微微震動了起來,只是震動僅僅持續了一會兒,四周便又安靜了下來。

        蕭塵慢慢走出樹林,凝神觀察著附近,即使將神識探出,也無法再探尋到剛剛那一陣異動了。

        此時天上依舊白云萬里,谷中亦是鳥語花香,剛剛那一點輕微的震蕩,并未造成什么影響。

        只是仙谷如此,那上面的雷澤之地呢?

        蕭塵抬頭向幾座較高的山峰望去,心中約莫算計,下來至少已有半個多月時間,不知雷澤之地現在又是什么情況,須得盡快上去,既然剛剛那司徒聞卿能有辦法進入這座仙谷,那么他必然也能找到出去的方法。

        思念及此,不再猶豫,只見他身形一動,也往剛才司徒聞卿消失的方向去了,至于他在這下邊,花了半個月時間煉化的這一縷鴻蒙紫氣,剛剛司徒聞卿并未察覺,既然連司徒聞卿都現不了,那上面的其他人,就更加現不了,否則若是他體內藏著一縷鴻蒙紫氣這件事讓人知道了,只恐是又將麻煩不斷。

        大約一炷香后,他終于以神識找到了一處虛空裂痕,那里面隱隱有雷澤的氣息透出來,想必是直接通往上面雷澤之地,之前司徒聞卿必然也是找到這一處虛空裂痕,方才下來的。

        找到這處虛空裂痕之后,蕭塵也不再猶豫,凝指一劃,在周身籠罩起一層護體真元,便往那裂痕里面飛了去。

        ……

        此時在雷澤之地,只見低空中大片雷云匯聚,像是馬上有無數道天雷,將要撕裂這片古地一樣。

        荒野上還剩著一些人,不過已經遠沒有朱果成熟那日人多了,其實在那日蕭塵跳下深淵后沒多久,或許是因為那仙谷里的古仙界氣息滲透了出來,眾人有些不可思議,漸漸的,開始有人嘗試去那深淵下面,然而即使是再小心翼翼,可最終要么死在了天雷之下,要么便是被那虛空撕裂之力絞得粉碎。

        最終,沒有人敢再繼續往下面去了,只能慢慢等待,等待那下面的虛空撕裂之力漸漸減弱,可是這半個多月下來,那下面的虛空撕裂之力非但沒有減弱,反而從三天前的時候,不知何故,地底開始有異動傳出,然后那低空中的雷云,便越聚越多,越來越低了。

        最終,各個勢力的人因擔心會出事,不得不往外撤出,現在還留在雷澤之地的人,多半是仍然不死心的人。

        而在剛剛,地底又有異動傳出,此時眾人猶疑之際,一道人影已經悄無聲息從懸崖另一邊飛了上來,正是之前下去的司徒聞卿。

        那錦衣公子見他回來,立刻凝眉問道:“如何?太傅找到那人了嗎?”

        顯然他所關心的,并非深淵下隱隱透上來的仙界氣息,也非地底傳來的異動,而是朱果,他唯一關心的,只有那枚千年朱果。

        司徒聞卿眉宇微鎖,搖了搖頭,說道:“我見到他了,可是沒能從他手里拿到朱果。”

        “太傅,你是說……”

        錦衣公子一下深深皺起了眉,他知道那人有些本事,可是怎么會連太傅都不是其對手,這萬萬不可能……

        司徒聞卿此時也皺著眉,腦海里依舊想著剛剛在下面時的一幕,仍然無法相信,他會在那個年輕人的身上,看見那些早已死去千萬載的上古神魔,說出去,誰人會信?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可能藏著上一個時代湮滅的秘密,傳說之中,那消亡的太古六大世家……即便是他,也無法相信。

        過了好一會兒,才聽他道:“那個人的來歷,可能十分不尋常,他要朱果,應該也是救一個對他十分重要的人,我們盡量不要與其交惡。”

        “可是……”

        聽聞此言,錦衣公子眉頭一下皺得更深了:“那皇妹怎么辦……”

        司徒聞卿嘆了聲氣,搖頭道:“小公主的事,殿下暫時先不必擔心,總能找到方法的……”

        話到此處,他忽然停了下來:“等等。”緊接著,只見他從袖中取出一枚玉箋,但見那玉箋里面的靈力閃爍不定,顯然是有急訊傳來。

        “太傅,怎么了?”

        “糟了……”

        司徒聞卿驟然變色,抬起頭來,疾疾說道:“殿下,我們須得立即回去了,快。”

        “到底怎么了?”

        聞言,錦衣公子臉上神情也一下變得凝重了起來。

        “出事了……”司徒聞卿只道出三個字,衣袖一拂,已帶著所有人,往東南那邊方向飛了去。

        而此時在遠處,剛剛夢仙兒一直凝神留意著司徒聞卿,不知對方為何忽然神情大變而匆匆離開,但想此人剛剛從下邊上來,必定是與蕭一塵交過手了,那蕭一塵呢,怎么還不見他上來?

        “他不會出事了吧……”

        這些時日,幽琴和幽常兩人自然也是坐立不安,生怕蕭塵在那下面出了什么事,以公主的性子,要是知道蕭塵是為她而出了事情,她會怎樣,只怕難說得很。

        就在兩人越忐忑不安之時,終于,那懸崖下邊有一道人影飛了上來,那人白飛揚,乘風直上,正是蕭塵。

        見到他此時平安無事歸來,幽常和幽琴兩人總算松了一口氣,而此時還留在荒野上的人見他上來,正要上前,忽然一陣異動從地底傳來,整個雷澤之地,這一刻都仿佛震蕩了起來。

        “又開始了……”

        面對突然的異動,幽琴和幽常似是已經不奇怪,這一次的異動,也僅僅只是比前兩日來得劇烈而已。

        但蕭塵此刻卻神情凝重,落到三人面前,不待夢仙兒詢問,先開口道:“快走,離開這里。”

        然而卻不料,就在他話一說完之時,不遠處雷云翻涌,忽然有數十道天雷同時落下,將那附近百丈范圍的所有人,一瞬間化為了飛灰。

        強烈的力量沖擊過來,一下將他和夢仙兒,還有幽琴幽常兩人,都震飛了出去。

        (昨晚四川地震,古異在家里也有明顯感覺,今晨又有余震,愿災區一切相安無事,盡快恢復,祈禱……)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