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其實,你也不必太感激我,阻攔新羅女,也是父皇的意思。”他生硬的轉換了話題,宗愛柔了然的點點頭,好像也沒有什么不滿。

    宗愛柔冰雪聰明,這一點,她也早看出來了,這件事,說到底,除了李俊的堅持,李顯個人的反對也是重要的促成因素。

    若是,李顯認同這件事,就算李俊跳河反對,也是沒用的。

    “皇后推薦了盧向之,你以后可要小心了。”

    “那倒也未必。”

    “怎么說?”

    “盧向之那人在盧氏一族內,名聲很差,對于新羅女來說,并不一定是良配。”

    “殿下這是心疼了?”上調的眼尾,輕巧的語氣都在說明,這是一句調笑。

    既然如此,他也不客氣了。

    李俊以手撫心,哀切道:“太子妃說得對,我就是心疼了,哎,早知道就先見見那娘子了,若真是美艷不可方物,說不定也就收下了。”

    “果然說實話了!”宗愛柔小臉繃緊,嗔怒道。

    “你這娘子好生難伺候,明明是你口是心非。”

    “我,我哪里會口是心非,我說的都是實話!”她這人只要一激動,就開始結巴,還說不是口是心非。

    “好好好,你說得對。”

    李俊又湊近一點:“我問你,你明明不希望我再納良人,為何不說話,還一味裝大度。”

    “剛才我在席上,若是答應了,你這心里豈不是更難受?”

    “可依我看,盧向之也不見得就想收了那新羅女,還是做正妻,這往后,他在族里就更抬不起頭了。”

    她這轉換話題的能力還不如他,這也太生硬了,李俊這還巴巴的等著她回話,沒想到,她殺了一個回馬槍。

    又把話題拽回來了。

    “這可是皇后出的主意,我可管不了。”

    “只要別為難我,我就無所謂。”

    車輪吱扭一聲,停住了。

    宗愛柔一瞧,這都已經到了宗府。

    馬車什么時候出了皇城,她怎么一點感覺都沒有。

    翠香掀開了車簾,冷風徑直就灌了進來,她腿腳麻利的跳下車,伸出手,等著愛柔。

    愛柔猶豫一陣,終于還是回過了頭。

    低聲道:“太子殿下,愛柔回去了。”

    李俊點點頭,眼看她就要踏出腳,忙叫道:“等等!”

    他這一喊,愛柔腳底下竟踉蹌了一下,多虧她及時倚住車梁。

    忽而,手臂被緊緊收住,一股暖意籠罩了上來。

    她才驚覺,是李俊脫下了自己的裘皮大氅,罩在了自己身上,還借由這披衣服的機會,順勢抱了她一下。

    只意思一下,李俊就迅速彈開手,宗愛柔立在原地,并沒言語,滿頭的簪釵珠翠,將她的面容遮擋的嚴嚴實實,她背對著他,他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宗愛柔連動也不敢動一下,紅漲著臉,可不想被身后的人看到,連忙抓緊他的大氅,飛奔回宗府。

    李俊看到她焦急的身影,滿意的離去。

    另一邊,飛仙閣中,上官婉兒還在回味殿前的那一幕。

    年輕謹慎的太子妃,竟然主動跳上了太子的馬車。

    到底還是年輕啊!

    她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嘴角不自覺帶上了笑。

    竹青邁著蓮步,小心的靠近。

    “打聽到消息了嗎?”

    “打聽到了。”

    上官婉兒撤下外衣,竹青趕忙接過,把它放在衣架上。

    兩人一人站著,一人坐著,就在床畔閑聊。

    “回稟的小廝說,太子一路護送太子妃回府,看著她進了家門,才回到東宮的。”

    “就知道他會這樣做。”

    到底還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竹青,把那個荔枝紋的圓盒拿過來。”

    竹青打開一個箱柜,在最底層摸到一個小圓盒子,拿上來一看,果然是荔枝紋的。

    上官婉兒撫摸著錫紅色的圓盒,上面精細雕刻的花紋,擁有柔潤的觸感。

    這里面放著的,可都是她珍藏多年的寶貝。

    扭開盒子,光燦燦的一片。

    她撥開眾寶,取出一對臂鐲。

    白玉的材質,通體光潤,在燭光之下,泛著細膩的光芒。

    臂鐲是一對,每一只都分成三股,中間由純金打造的扣環連接而成。

    扣環上雕刻的是天水紋。

    “去,明天打發人,送到太子妃手上。”

    “娘娘,這可使不得,這是您最喜歡的東西,怎能輕易送人。”

    婉兒將臂鐲交給竹青,末了,還戀戀不舍的瞧了好幾眼。

    那不舍的表情,竹青都看不下去了。

    這金鑲玉的臂鐲,還是上官婉兒做女官的時候,則天皇帝賞賜的,珍貴無比,婉兒平時都舍不得帶,時常收在箱子里。

    “算了,給她吧,反正我也戴不了了。”

    上官婉兒雖然比韋寄奴年輕幾歲,但到底也是快四十的人了,發胖總是難免的。

    這樣的好貨,還是留給年輕人吧。

    李俊快步返回寢殿,長安東宮沒有惡人掩埋的那些穢物,他是吃得飽,睡的香,人都胖了一圈。

    他稍稍梳洗,駱繹就趕過來了,看他焦急的樣子,又是有大事發生。

    兩人落座,阿城端來熱茶,自從進門,他的臉上就掛著迷之微笑,李俊斜了一眼,沒搭理他。

    “殿下,武三思回長安了。”

    “動作夠快的。”

    李俊慢慢品茶,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他早就說了,武三思是一定要來的,他絕不會放過見證李俊倒霉的好機會。

    只是,動作還真是挺快的。

    火藥這邊的事情才剛剛安排好,他就按捺不住了。

    算算腳程,還好,帶給墨兒的消息,已經先行送出去,洛陽東宮那邊的行動應該能搶先一步。

    他暗自思忖,以武三思的陰毒,說不定這次是想一擊即中,把他徹底按到泥里。

    苦桃的陰謀,火藥的線索,還有那精心雕鑿的銅符,都反映著他的野心。

    再加上,譙王回來了。

    換掉他這個儲君,迎來新的傀儡,這一波的操作很穩。

    “火藥制作的怎么樣了?”

    “都已經完成,靜聽殿下的吩咐。隨時都可以啟用。”

    “這就好,我在想,這個東西,應該選個好時辰,拉出來給大家展示一下。”

    駱繹一驚:“殿下的意思,要把火藥示眾。”

    “當然,制作出這個好東西,就是為了以后在戰場上無往不勝的,當然要找個合適的機會,在朝廷上推廣開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