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說實話,耗子打洞的能力真是強,耗子女王打洞的能力更是強上加強。

        伴隨著無數耗子鉆出廢墟,轟隆一聲,地面就塌陷出了一個大洞。

        “死猴子!”小白兒在洞底下巧笑嫣然:“我來接你了。”

        猛虎道人率先跳了進去,鬼哭緊隨其后,然后向外邊一招手,對已經傻眼的眾人道:“還愣著干什么,快進來啊!”

        眾將士大喜過望,他們雖然存了同歸于盡的心態,但是,能不死自然是不死更好。

        看著鬼哭一頭消失在洞中,其他人也坐不住了,接二連三的跳進洞里。

        等到所有人都進了洞,一群耗子涌了出來,最后伴著轟隆一聲,洞口塌了。

        聽到廢墟對面的聲音,守在此處的巫族人和雪人有些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對面在干些什么,但他們也不敢過去查看,只是傻站著,謹記著祥云大巫的話,守在這里,不要讓里面的人出來就行。

        一刻鐘后,祥云大巫帶著手下氣喘吁吁的從街道的另一頭出現,隨后傻眼了。

        人呢?人去哪兒了?

        等他走近一看,看到地上明顯的痕跡,氣得破口大罵:“狗日的人族,你們是人,不是兔子,打什么洞啊!”

        另一頭,馬去病帶著人氣喘吁吁的逃竄。

        前方傳來響箭出的尖嘯聲,有敵情!

        所有人心頭一緊,隨后又是一松。根據射出的響箭的多少,他們判斷,敵人并不多。

        “仲羽、子明。”

        “在!”馬仲羽和羅淵同時應道(羅淵的字子明)。

        “你們為先鋒,給孤殺出一條血路來。”馬去病開口道。

        “諾!”馬仲羽和羅淵一拱手,率人往前方殺去。

        “大公子。”馬去病又叫道。

        “陛下。”大公子沉聲道:“有何吩咐。”

        “想必你已經猜出來了吧。”馬去病打著啞謎。

        “先前只是疑惑,現在已經確定了,閣下好謀算。”

        馬去病微微一笑,把一塊金牌扔給了大公子:“到時候還請大公子幫我把那兩個犟驢送上船。”

        “我會做的。”大公子收好了金牌。

        馬去病做出了請的手勢:“請大公子率軍先行一步。”

        “保重!”大公子率領麾下浩浩蕩蕩往前而去。

        西邊傳來響箭出的尖嘯之聲,北邊也傳來了響箭出的尖嘯之聲。

        馬去病深吸了一口氣,道:“弓來。”

        身邊侍衛遞來了一張弓,他接過弓,戴上玉扳指,從箭壺中取出了一支箭,這支箭有幾分奇特,他并非鐵制箭頭,而是玉制箭頭,讓人懷疑其殺傷力。

        這支箭,本身就不是用來殺人的。

        馬去病彎弓望天,一箭射出,伴隨著一聲破空聲,箭矢就在頭頂二十多丈的高空中炸開了。

        射出一箭之后,馬去病把弓扔給了身邊侍衛,提起虎頭湛金槍,大喊道:“隨我來。”

        旋即一拉韁繩,往西而去。

        城外,經過上一戰,死的死散的散,殘存的戎人騎兵全部聚集在了北郊的一片廣闊的草地上。

        戰馬低頭吃草,有的打著噴嚏,微微挪動了一下步伐。勇士們或蹲或站,調整著長弓,打磨著刀鋒,整理著衣甲。

        微風吹拂,草木悉悉嗦嗦作響。連人帶馬總共數萬聚集在此,卻詭異的安靜、沉悶。

        突然,一聲悶雷炸響。

        白馬開復一躍而起,看向了南方,朝歌城處,一道白光在上空閃耀,氣浪翻騰。

        “終于開始了!”到了此時,紛亂的心緒反而平靜了下來,白馬開復收起已經打磨得潔白如鏡的長刀,跳上馬背,取出號角,鼓起腮幫:“嗚嗚嗚嗚~~”

        伴隨著號角聲,勇士們紛紛上馬,舉著弓箭彎刀,浩浩蕩蕩沖向了朝歌城。

        希望這是最后一次了。

        馬背上,白馬開復如此想道。

        ……

        看著前方的殺戮,古蛇祖巫取出一支箭,嘣的一聲將一人釘在了墻上,隨后便招來了四五支箭。古蛇祖巫左右的勇士連忙把盾牌擋在了古蛇祖巫的面前,箭矢咚咚咚的釘在了盾牌上。

        一聲慘叫,一個人族的將士抱著一個雪人從屋頂上滾落。其余的雪人紛紛沖了上去,把那個人族的將士撕成碎片,然而,那個和他一同落下來的雪人也顯然活不成了,捂著脖子神情萎靡,鮮血止不住的涌出,爬了半天也沒爬起來。

        這是一場伏擊,來得快去得也快。

        死傷了五六個人后,這一支人族伏兵就飛快撤退,仗著對當地的熟悉,狙殺了幾個雪人之后,很快就脫離了巫族大軍的視線范圍。

        古蛇祖巫放下了弓,心中詫異,人族的反抗,比他想象中的要強烈很多,幾乎每一條街如有伏兵,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支撐著他們,讓他們即便城破了,也如此悍不畏死。

        忽然,古蛇祖巫看到了一抹亮光,他本能的一低頭,三支巨箭從他頭頂飛過,身后傳來慘叫,回過頭來兩名勇士被釘在了一起。

        古蛇祖巫眼中閃過寒意,抽箭彎弓,只是掃了一眼就現了這三只巨箭的來源。

        在前方五十步開外,有一個酒樓,樓頂一處窗口破裂,隱隱約約似乎能看到里面有人影,還有巨大器械的輪廓,這玩意兒似乎應該叫做床弩。

        古蛇祖巫微微一瞄,便射出了箭,一箭破墻而入,只能看到一片騰起的木屑,也不知道射沒射中人,不過沒關系,身邊的射手們會解決這個問題。

        一波又一波的箭矢嗖嗖的從眾人頭頂飛過,然后不斷的擊中五十步開外的那個酒樓。

        伴隨著接二連三的打擊,酒樓樓頂墻體破裂,瓦片紛紛破碎,轟隆一聲,酒樓的屋頂一角直接塌了下來,古蛇祖巫這才一舉手,制止了射手們。

        一群雪人涌了上去,幾下就爬到了酒樓上鉆了進去。

        很快,一群雪人又出來了,拿著破布般的尸體在古蛇祖巫眼前晃蕩著,露出討好的笑容。

        古蛇祖巫微微含,雪人們便歡呼著一涌而上,很快尸體就“消失”了。

        成功的消滅了幾個“刺客”,古蛇祖巫并沒有開心,反而眉頭緊皺。

        這床弩可不好操控,射擊的角度也有限,能如此精準的射向他,想必之前就已經提前預演過了。

        古蛇祖巫低下頭看了看,立刻現了不同尋常之處,就在后方兩部左右,那處明顯坑坑洼洼,他之前還沒在意,但現在越看越覺得就是那些巨箭打擊后留下的痕跡。

        “準備真充分啊!”

        古蛇祖巫心中想道:看來,人族早已做好城破巷戰的準備了。

        至于自己為何遭到刺殺,這他倒沒多想,畢竟他最高最壯長得最為明顯,不殺他殺誰。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nzuzaw.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